大紅燈籠高高掛  

牽動起這部作品的血脈,靠的是那忽近又忽遠的捶打聲、名角梅珊的歌聲,以及那隱身在角落的淚流。對我來說,在兩個小時的時間裡,有三條大動脈輸送著血液,一是觀者所接收到的相互角力;二是聽者所接收到的氛圍;三是沉思者所創造出來的世界觀。這個世界觀,是沾染過西方文明的頌蓮的意志與中國傳統價值觀的角力,以及在情感裡交織的愛恨所建立起來的。結束觀看後,我又多花了兩個小時遊蕩在這個世界裡,如頌蓮那般。

 

不過,在觀看的過程中,雖然是透過頌蓮的角度來觀看這社會的縮影,鞏俐的演技卻始終無法說服我。相較於大太太的無奈、二太太的狡猾、三太太的刁蠻及直率、雁兒的心有不甘,頌蓮像是要維持平衡的保持中立,也就或多或少失去了人味。當這一特點又再次透過鏡頭的鎖定而放大,導演的美意與提拔也就構成了缺點,也讓觀眾無法接收到其他情緒的轉換,動機不明常常使我不斷出戲。

 

拍電影或作戲,不就該在乎那一點人味嗎?

 

 

 

 

創作者介紹

時食刻嗑

時食刻嗑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