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拉瑪對克拉瑪  

劇場的表演形式要能適當又不過分誇張的運用在電視電影中,我覺得關鍵之一在於拍攝的距離。一幕在餐廳裡的戲,Ted KramerJoanna Kramer久別重逢的客套、尷尬與不安,在三言兩語後立場驟變,兩人為了爭奪監護權而開始針鋒相對,最終不歡而散。Dustin Hoffman在裡頭的情緒行進相當流暢,做足了所有轉折卻又不顯得突兀,甚至在最後的怒砸酒杯也讓人覺得合理之至,而Mary Streep的反應也相當自然。如果鏡頭太近,我們會將注意力放在臉部肌肉,可惜了其他細節;如果鏡頭太遠,玻璃碎裂的衝擊就會被沖淡,感受不到完整張力。這樣的分寸拿捏也能在由舞台劇改編成電影的《Bent》(生命不可承受之情)裡一覽無遺。

時食刻嗑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