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一同走走看  

(圖為2012的海峽兩岸民間藝術節,文化大學至廈門大學演出之劇照)

 

笑劇,是喜劇之極端,為了讓人發笑,不惜犧牲了劇情的可信度。這部作品是姚一葦第一部「笑劇」(Farce),讀者自然能從角色的言談與肢體中看出編劇堆疊的幽默。在角色的塑造上,必須朝著所謂的刻板印象前進,才能呈現出編劇腦中的畫面和效果。舉例來說,來自鄉下的阿美開口向阿聰問路時,阿聰的反應極為誇張:「(以手指右邊)這邊。(以手指前)不,這邊。(以手指左)不,這邊才對。(以手指後)恐怕--恐怕是這一邊。」遵循著編劇給的角色設定,此時的阿聰應該是帶著來自鄉下的質樸,在台上像個陀螺般的轉的頭昏腦脹吧。此時,台下觀眾「看好戲」的心情便會油然而生,開始走向編劇的鋪陳。

 

對於笑劇(Farce)一詞,我有著很深印象;很長的一段時間,它曾是我心中負面的詞彙。在大學戲劇概論這門課上,我們必須演出由經典劇本改編而成的15分鐘濃縮精華,當時,老師告誡我們,不要將《玩偶之家》、《玻璃動物園》等等演成了笑劇,並用了特別的表情來強調Farce一詞。後來,接觸的劇本漸漸多了起來之後,開始會賦予劇情無限想像:「這個橋段如果用笑劇的極端手法來表現,也未嘗不可啊!」、「笑劇背後的角色設定也相當動人啊。」才開始對Farce一詞改觀。也許,回頭再將《玩偶之家》、《玻璃動物園》改成笑劇,也會是一項非常有趣的實驗呢。

 

 

創作者介紹

時食刻嗑

時食刻嗑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