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鎮 

儘管劇情的鋪陳以及人物的信念並不能打動我,善與惡,權力與義務的詮釋也僅是眾多選項的其中一種,不是我會做的選擇。但這些因素完全沒有影響我看戲的興致,自己還深深地被場景的設置以及旁白的推進給吸引。

 

在攝影棚裡,真實場景的概念被打破,應該習慣的尺寸與距離也被重新定義,所有人居住以及工作的地方全化成了白線畫好的方格以及象徵性的圖案。因為空間被打破,觀眾能看到的不僅僅是發動者的情緒狀態,還能察覺到不同空間裡「他者」的關連。疏離的張力因為沒了門牆而更顯立體,某些讓人吃驚的片刻像是猛獸般直擊而來,讓我必需更壓抑自己的性情才能繼續看下去。當我看到Grace在「房屋」裡被Ben壓制在地上強暴,一個不自由的肉體和其他十幾個能活動自如的身體產生了極大對比時,感覺非常血腥。光是讓觀眾的想像力自行奔馳,就足夠掩蓋住演員不那麼到位的表演了。這樣場景的設定,實在厲害!

 

在觀賞作品時,我常常覺得旁白的存在是多餘、干擾的。唯獨在這齣戲中,因為視覺上的挑戰以及時程的拉遠,旁白的推進以及補充就顯得格外重要,它的存在讓我能更快的建構時間與空間。當我開始享受著旁白的語氣時,一度將眼睛閉上,沿續著腦中最後的畫面來推進劇情。有趣的是,當旁白告一段落,睜開眼睛時所見的鏡頭竟和自己的想法不謀而合,當下真是欣喜!


如果以舞台劇的走位為手法的電影是能成功拍攝,也讓人津津有味的,照理來說這手法也能套用在舞台劇的影像紀錄,不是嗎?

 

 

 

創作者介紹

時食刻嗑

時食刻嗑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