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與野獸  

Jean Cocteau是位詩人,而他也為他的電影作品帶入了詩意,又或者該這麼說,詩會從他表達的方式和旋律中自然而然的生長茁壯。舉例來說,Jean Cocteau用了豐富的音樂來貫穿整個故事。如果讓音樂流暢的灌進耳朵,那麼就算閉上眼睛,身體還是會隨著音樂的起伏而感知劇情發展,當下的感受和閱讀紙本上的詩詞很類似。我看見、我感受,以及我聽見、我感受,用整個身體去迎合那樣的力量。

 

和迪士尼的Beauty and the Beast相較起來,人性的刻劃更顯得真實,探討的面向也廣泛許多。不過,也因為兩種版本的擷取重點不太一樣,合起來看,會更瞭解這個故事的前因後果。我比較喜歡Jean Cocteau的結尾,AvenantBelle的弟弟潛入了城堡,踏破玻璃而進入了珠寶所在地,就在Avenant的貪婪戰勝良心時,詛咒像利箭般襲來,他便披上了野獸的醜惡並死去。而受到詛咒的王子也在同時間恢復人身,並和Belle相守一生。

 

迪士尼的結尾是因為兩人相愛而使得野獸解開詛咒,而Jean Cocteau的版本裡,詛咒像個疾病般傳染給了下一位沾染貪婪的人,於是原本生病的人痊癒了,並繼承了上一位病患的光明面。那邪惡呢?邪惡就這樣隨著死亡而去。然而,我們知道,有光亮的地方必然伴隨著陰影,對我來說,只有光明面的結尾失衡了,而我卻從這樣的失衡中聯想到更多的事情。

 

說到失衡,迪士尼版本的開頭也讓我覺得荒謬的不可思議。「很久很久以前…有位老婆婆在暴風雨中步履蹣跚的走向城堡,希望王子能夠收留。沒想到王子一口拒絕,老婆婆頓時化成了美麗的仙女,並對沒有愛心的王子下了詛咒,要在玫瑰花凋謝以前找到真愛…否則永世不得為人。」嗯?為什麼要用老弱病殘來考驗人性?接近美好而遠離醜惡不是人的天性嗎?

 

 

 
創作者介紹

時食刻嗑

時食刻嗑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